我的表弟.

这样的标题像是小学生时代写的作文.记得那时候老师常布置以“我的…”为题的写作作业.而我的稿纸上总会写满“我的妈妈”, “我的爸爸”, “我的弟弟”, “我的奶奶”之类流水涨的字眼.再不就是“我的梦想”, “我的愿望”, “我的将来”这样毫无实际意义的文字.小时候的文字是应付式.长大以后这样的文字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旧事.

在我的记忆之中.我的表弟是一个爱哭鬼.从小个头就比较小.而且从来都打不过我.手中的玩具被我抢走了会哭.糖果被我吃掉了会哭.他从不曾反抗过我.除了那一年的新年.

他如往年一样随他的父母亲来我家拜年.那时我还住在北区那套古旧的老房子里.房子在七楼.再上一层就是天台.天台上有一张混凝土砌成的乒乓球桌.是邻居的叔叔亲手砌的.因为他跟我爸爸一样热爱着乒乓球这项运动.

在大人们聊着他们的话题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往往都会被忽略.于是我以老大的身份领着我的弟弟跟表弟来到了天台.由于爸爸的关系我弟弟从小就被逼着学打乒乓球.但后来也真的成了兴趣.表弟虽然没有弟弟打得好.但也是个能手.记忆中还曾经打赢过弟弟好几次.

他俩看见了乒乓球桌就好像鸡看见了米就会啄一样.很自然地就打了起来.我不懂乒乓球.时到现在我依然连个发球都不会.所以我只能在一旁安静地看着.

不知道他们打了多久.总而言之那时的我就是不耐烦了.一手就抢过表弟手上的乒乓球拍.终止了他们的比赛.表弟对我这样的动作似乎很生气.大喊了一声“还给我!”.我不给.于是他就伸手过来抢.其实我也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只是不知怎么的轻轻一推就把表弟推倒了在地上.

虽然是冬天衣服穿得厚.但表弟依然是受伤了.从手指头到手掌.然后手腕到前臂全部都磨破了皮.我吓坏了.呆呆地看着他受伤的双手说不出话来.伤口本来还没有流血.只是狼藉的一片青白.过了好些时间血才从肉里慢慢沁出来.淡红变成粉红再变成鲜红.看着眼前的景象我的眼泪也止不住了.像瀑布一样不息地往下流.

在弟弟把大人们领上来的时候我已经哭成了泪人.我是那么的后悔.我并没有要伤害表弟的意思啊.我只是想跟他们一起玩而已啊.

在妈妈把我拥入怀中不断地安慰着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表弟从头到尾都没有哭.他只是低着头拼命地忍受着痛楚.舅舅把表弟扶起来的那一刹我才清楚地看见表弟的脸.那张坚强的脸.才发现眼前这个比我小3岁的男生已经长得跟自己一样高了.

表弟说那伤是他不小心摔倒的时候弄的.大人们一直都不知道内情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受到任何责备.可是我的内心早已骂过自己成千上万次了.亏自己还是个姐姐.结果却没有表弟懂事.

然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过表弟了.听妈妈说他是到外省读书去了.听了我有多么的内疚.我的“对不起”都还没有跟他说呢.

如今.

今天是我第二天上班.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早早就起床了.我今天的工作是把公司05年的帐单一一核对.然后把06年的帐单一一整理好.就是说今天我只需要一直呆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然后办公桌上还有别人给的可乐和糖果.

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埋怨工作太过于简单太过于沉闷.今天的情况也是一样.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每人理没人管.以我的性格自然就是想偷懒.想起晚上才睡了几个小时然后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于是眼睛就忽然蒙上了一层水.当视线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桌子上厚厚的几大叠文件夹.皱了皱眉.还是选择了去洗个脸.先把活都干完再说.

去洗手间的途中经过茶水间.平时工人们都会自带杯子到这里倒水喝.我是一个眼睛不会闲着的人.于是经过茶水间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就向里面看去.茶水间跟走道之间是透明的大玻璃窗.用意是为了让高层们可以轻易地看见茶水间里面的工人在做些什么.正当我心里面想着这玻璃窗是多资本主义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D?D这眼睛还是跟当时一样.那么坚强.

是表弟.好久不见的表弟身高已经比我高出许多.而且他的脸告诉我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爱哭鬼了.

其实我早已在奶奶的口中得知表弟家的变褂.本来富有的舅舅由于太过信任他的合作伙伴以至被他的合作伙伴骗走了所有钱.一无所有的舅舅别无他法.在当地挣扎了许久以后还是决定回老家来重新开始.他们一家从别墅搬进土房.从开名车变成只能依靠双脚.那天奶奶跟我说她看见身娇肉贵的舅母竟然蹲在天井的水龙头旁洗菜.奶奶说着都要哭了.“他们曾经是很有钱的人啊…”奶奶叹息.

面对着这一切舅舅跟舅妈都很接受.以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反正我们以前也穷过啊!”.应该担心的反而是表弟.从小就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的表弟应该如何适应这样的变化呢?

谁都没想过表弟会如此的坚强.也许是真的逆境造就英雄.表弟在几乎没办法交学费的情况下努力学习得到了学校的奖学金.一放假还到公司来做part-time赚取生活费.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喝水.生活早已把他的圆脸磨出了棱角.釉黑的皮肤瘦削的身材.手很大手指很长.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他看见我只有惊讶.他连忙把口中的水吞了下去然后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说我来打工.他说他也是.太久没见让我们之间有了隔膜.本来还想问一些关于他家的问题的.却怕说出来后他会难过.于是只是俗套地说了些诸如“有空来我家玩啊”. “等下一起吃饭啊”之类的.他似乎也不好意思.一一的婉拒了.说真的.我很失望.

很快他就离开了茶水间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他跟我不同.他只能做一些一般工人的劳动活.本来妈妈也想安排他做文书工作的.但他拒绝了.原因是不想因为“亲戚”这个词而被别人闲话.

怀着沉重的心情又回到了办公室.从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往外看就是工人工作的地方.我仔细找了一下.看见了表弟.他低着头认真地修剪着一件又一件刚做出来的衣服.硕大修长的手拿着一把那么小的剪刀感觉很突兀.而且那么仔细的活根本就不适合男生来做.但妈妈说表弟一直都很认真.他修剪的货品中几乎没有出现过次品.再看过去才发现表弟的脸一直都没有变过.还是跟当天一样.坚强.忍耐.

晚饭时间我本想去找表弟一起去吃饭的.放眼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妈妈说他大概是下班了.回家做家务事去了.失望又再一次涌上心头.

以后.

血缘这东西是永远都断不掉的.就算两者之间再陌生只要体内有着同样的血.感情就一定会真切.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我能为表弟做些什么.给他买吃的吗?新穿吗?还是玩的?但无论是哪一个都只是物质上的.精神却得不到任何补偿.

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于是我买了一盒巧克力.明天就送给他.我知道这算不上什么.但以后我会给他更多的.既然精神上补偿不来那我就从物质上开始.

亲爱的表弟.我欠你的那一句“对不起”以后我会慢慢的还给你.


Tag:



Comments


原本打算放弃的我却把长长的文章看完了.有点想哭.我的记忆就像一个筲箕,总会把一些回忆无情地漏掉.我算是一个时间旅行者吗?

leafate(游客) | 2007-11-03 05:01:00 | [回复]



<P>睇到妈子竟然写出?罡行???话,真系好难想象当时妈子对我破口大闹:“衰仔!”??场面。</P><BR><TABLE style="BORDER-COLLAPSE: collapse" borderColor=#cccccc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2 width="90%" align=center bgColor=#f3f3f3 border=1><TBODY><TR><TD><P><STRONG>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STRONG></P><P> 边个叫你5乖啊..!!哼...</P></LI></TD></TR></TBODY></TABLE>

流氓捷(游客) | 2006-01-18 23:02:00 | [回复]



你欠你表弟的...始终是那句"对不起"吧....

isf5(游客) | 2006-01-18 19:33:00 | [回复]



呵呵。看到改版了。很舒服的一版。赞一个。呵呵。成双又是我喜欢的。两个人。拥抱。

Sym(游客) | 2006-01-17 19:06:00 | [回复]



<P>你丫的快请我吃饭补数!</P>

你的表弟(游客) | 2006-01-17 15:13:00 | [回复]



我小学写过“我的大腿”

椰子盅(游客) | 2006-01-17 15:11:00 | [回复]



<P>今天改左板,D字变大只左,比琴日睇得轻松多啦</P><P>唔系睇到老花</P>

jackyok88(游客) | 2006-01-17 00:26:00 | [回复]



好长。只有感情深厚。才会源源不断吧。

Sym(游客) | 2006-01-16 18:01:00 | [回复]



<P>vico好像进步了....</P><P>比以前更会关心人了...</P><P>ps:有无帮我问你妈咪呢??</P>

samsam(游客) | 2006-01-16 12:48:00 | [回复]



<P>看完脑袋空空的,觉得你的表弟很好。。。。。。比我的逆境商要好很多了。血缘是改变不了,但是疏远也是很容易,无论是什么原因,就算是家长和子女间也有隔膜.</P><P>可能你的表弟是怕去面对果D比较肉麻的场境啦,所以先好似唔多想同你倾计甘的感觉,在他的心中或者也是像你一样想多和你亲近但不知道怎样去做呢.</P>

jackyok88(游客) | 2006-01-16 00:31:00 | [回复]



做你个表弟真系惨.......有个甘凶神恶煞的表姐争野玩同争糖食,不过我细个的时候都好钟意喊的,依家都想唔明白

jackyok88(游客) | 2006-01-16 00:17:00 | [回复]



糖哟。在这里。可以看到那么如释重负的花朵和清澈的天空。很棒嘿!unburden。我记得了。很好的词。

乐乐。(游客) | 2006-01-15 13:01:00 | [回复]



<P>人,真正需要的是对自己的尊重</P><P>既然表弟他们都把事情看得透</P><P>根本就不需要补偿了</P><P>而且更能练就一个人</P><P>培养一个人</P><P>值得学啊</P>

维维(游客) | 2006-01-15 02:45:00 | [回复]



<P>先占个沙发</P><P> </P><TABLE style="BORDER-COLLAPSE: collapse" borderColor=#cccccc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2 width="90%" align=center bgColor=#f3f3f3 border=1><TBODY><TR><TD><P><STRONG>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STRONG></P><P> 我B......BBBS...你..!!!!!</P></LI></TD></TR></TBODY></TABLE>

维维(游客) | 2006-01-15 02:27:00 | [回复]






Copyright © my*Toscana 2005~2008 All Rights Reserved